清末民国,一个名满天下的乞丐

清朝末年,堂邑县西北部有一个小村庄叫武家庄(现属冠县柳林镇),居民约有一百户,绝大部分人家都贫困不堪。

  村里有一个叫武宗禹的汉子,多年前与一个姓崔的姑娘结婚,育有两儿一女。

  和邻居们一样,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紧巴,几亩薄田难以维持日常生活,于是武宗禹不得不经常给地主家做些零工,勉强活命。

  就在这种家境下,武宗禹的第三个儿子出生了,生日是1838年农历十月十九。大儿子叫武谦,二儿子叫武让,那么这个三儿子应该叫什么呢?日子过得太不顺心了,甚至让一家人给孩子起名的兴趣都没有了,“他在叔伯兄弟们中间排行老七,就叫武七吧”。

 

  长辈们的敷衍让这个孩子连一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,但谁也没有料到,多年以后这个不引人注意的孩子却做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,并且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:武训。

  

清末民国,一个名满天下的乞丐

 

  小时候,武训就对读书表现出了强烈的渴望,无奈家里实在是太穷了,无力支付哪怕是一点点的读书费用。武训八岁时,山东各地闹大灾荒,父亲也去世了,这无疑使一家人本已困顿的生活雪上加霜。

  此后的日子,他时常随母亲外出要饭。武训十五岁那年到邻村的一个亲戚家当长工,他很珍惜这份工作,每天勤勤恳恳,挑水、割草、喂牲口、犁地、推碾子……什么粗笨的活儿都干。但是,他的努力换来的却是打骂,还没有工钱。“我收留你,给你一口饭吃就算是莫大的恩惠了,还要什么工钱。”这是这个混蛋亲戚的理论。一气之下,武训在十七岁那年离开这个雇主,到馆陶县东北薛店村大地主李廪生(外号李老辫)去打工。武训同样勤恳地干活,但命运却没有丝毫改变,甚至更惨了。他出牛马之力,还经常遭到打骂和责罚。一个新年前的除夕,李老辫叫他去贴春联。因为不识字,他把本该贴到猪圈上的春联贴到了大门上。李老辫发现后大怒,不仅对武训一顿拳打脚踢,还罚他不准吃饭、睡觉。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夜里,武训在院子里站了一个通宵。

  还是因为不识字,发生了一件让武训刻骨铭心的大事。这件事让武训三年的工钱付诸东流,但也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。武训在李家打工,每年的工钱是十七吊,三年从来没有预支过工钱,也没有算过账。有一天,他母亲病了,想借点钱回家。李老辫欺他不识字,拿出一份伪造的账本说:“某月某日你支取了几百文,又某日支用了几十文。总之,这年的工钱你已经用完了,在我这里没有存款了。”这一笔糊涂账在武训听来无疑是晴天霹雳,他当然据理力争。李老辫当即恼羞成怒,反诬陷说武训是讹诈,叫来家奴把他打得头破血流,并推出大门不再理会。

  遭到欺凌的武训在薛店村东头的一个破庙里沉睡过去。有人以为他失踪了,有人以为他忧愤而死。谁知道,三天后他却走出了破庙,似乎变得疯癫起来,嘴里嘟嘟噜噜念个不休:“扛活(即打工)受人欺,不如讨饭随自己;别看我讨饭,早晚修个义学院。”

  

清末民国,一个名满天下的乞丐

  筹钱:他用尽了浑身解数

  谁也不知道武训在破庙中的三天究竟想了些什么,但他传奇的人生却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

通泰军事网 版权所有